世間好物不堅牢,彩雲易散琉璃脆。
做最好的博客模板

高管集体离职、前三季度亏损6.5亿“风暴眼”中的暴风会退市吗?

发布时间:2020-02-20负责编制:科技资讯

原标题:高管集体离职、前三季度亏损6.5亿 “风暴眼”中的暴风会退市吗?

文:李晓光 石丹

ID:BMR2004

继冯鑫被捕之后,暴风集团(300431.SZ,以下简称暴风)再次陷入“风暴眼”中。

10月30日,暴风集团发布公告称,集团董事会已收到副总经理张鹏宇、首席财务官张丽娜及证券事务代表于兆辉的辞职报告。换而言之,现如今除了已经被批准逮捕的总经理冯鑫外,暴风高管已全部辞职。

在公告发布的第二日,深交所对暴风集团下发关注函,要求LOL比赛预测公司尽快聘任相关高级管理人员,确保公司经营稳定,信息披露及时。

根据暴风日前发布的第三季度财报显示,2019年前三季度,公司实现营业收入9360.05万元,同比下滑90.95%;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-6.5亿元,同比下滑184.50%。

高管全部离职,外加一份并不好看的财报,暴风的股价应声跌停,至周五(11月1日)收盘每股为4.35元,市值为14.33亿元。相比最高峰时,市值已经跌去9成。

更为关键的是,如果在2019年第四季度目前的局面得不到扭转,暴风集团或面临退市的风险。深处风暴眼中,暴风会何去何从呢?

“隐蔽”的办公地址

此前,暴风对外披露的公司地址是北京市首享科技大厦。据了解,在这栋大厦的6层、10层、13层都曾有暴风集团的工作人员。

11月1日上午,当《商学院》记者到达这里时,一层的指引图中,已经没有了暴风的身影。在6层,暴风集团曾经的办公区域,已经有新的公司入驻,10层、13层,则是大门紧闭。

(首享科技大厦一层指引图已经不见了暴风的信息 摄/李晓光)

有物业人员向记者透露,在今年8月份的时候,暴风集团就已经搬走了。在这座大厦,已经看不到任何关于暴风的痕迹。

实际上,9月14日,暴风集团发布了一则公告,主要内容是暴风集团股份因经营发展需要,于近日完成公司办公地址搬迁工作。

根据公告,新的办公地址是北京市海淀区北太平庄路2号21号楼5层。记者通过百度地图搜索暴风集团的新地址,并未能显示结果。随后,记者来到了位于北太平庄路2号附近。地址显示,北太平庄路2号是一幢名为德恒商务会馆的建筑。这里周围基本上是居民区,记者也并未找到21号楼。多位附近居民也向记者透露,这附近并没有21号楼。

有知情者向《商学院》记者透露,暴风新的办公地址实际上是德恒商务会馆C座的5层。这与公告上写的“21号楼”有出入。

记者再次返回德恒商务会馆,C座保安告诉记者,在11月1日下午,德恒商务会馆C座的保安已经接到通知,陌生人不能随意进入5层,除非有位于5层公司的工作人员对接。在和保安人员的多番沟通下,《商学院》记者来到了5层,那里只有一家公司,门口没有任何标识。没有门禁卡无法随意进出,在门内,一个保安坐在前台处,不允许无关人员随意进入。

(德恒商务会馆C座5层,只有一家公司,但并没有任何标识 摄/李晓光)

前三季度亏损6.5亿,连续跌停

在区块链成为核心技术自主创新的重要突破口之后,暴风集团的股价一度涨停。此前,暴风集团曾涉足区块链业务,旗下设有区块链基础设施服务平台暴风新影。

艾媒咨询CEO张毅在接受《商学院》记者采访时表示,虽然借着区块链的概念,很多公司股价迎来了上涨,但如果没有很好的营收能力,还会被打回原形。

根据最新财报显示,截止到报告期末,前三季度亏损6.5亿元,其中三季度亏损3.86亿元,同比扩大215.7%。

报告显示,今年第三季度暴风集团营收1000.7万元,同比下滑95.87%;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亏损为3.86亿元;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,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亏损为1.99亿元。

2019年前三季度,暴风集团营收9360万元,同比下滑90.95%;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亏损为6.49亿元,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,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亏损为4.32亿元。

其中的主要原因是根据被投资公司、债权人经营情况计提商誉减值准备、长期股权投资减值准备、坏账准备等,以及公司广告业务收入不及预期等。

危机之下,大多数机构已经离场。Wind数据显示,截至去年三季报,基金合计持有暴风集团944.68万股,至2019年中报仅剩31.09万股,占比0.13%。

此外,公司股东、高管等均在减持股份。据中国经济网报道,上市三年,所有高管未见一次增持,套现金额超过1亿元。

据2018年11月公告,冯鑫持有公司股份总数的95.35%均已质押,占公司总股本的 20.35%。但冯鑫称,其中只有极少部分是贴补家用的,其余都用于业务发展。

第三季度财报显示,截至9月30日,暴风集团仍有6.35万股东,他们还没有抽身而退,暴风集团的股价从10月30日以来连续跌停。

根据暴风集团财报中公布的邮箱,《商学院》记者向其发去采访函,询问其现在的运营情况以及后续的规划,却多次遭退回,而客服电话也始终没有接通。

随后,根据暴风集团官方所披露的邮箱地址以及传真号码,记者再次向暴风方面发去采访函,截至发稿并没有收到回复。

暴风会退市吗

10月28日,暴风集团发布公告提示公司存在暂停上市的风险。公告披露,截止2019年6月30 日,子公司暴风智能的资产总额4.7亿元,负债总额16.6亿元。上述事项的存在可能会导致对本公司持续经营能力产生不确定性,公司存在经审计后 2019 年末归属于上市 公司股东的净资产为负的风险。

同时,公告还提示,近期公司经营状况发生重大不利变化,资金紧张,难以维持公司正常运转。公司主营业务收入急剧下滑,应收账款回收困难,经营发展受到严重制约。

此外,受上述经营状况的不利变化及其他各方面负面影响,公司对员工的薪酬 支付困难,公司人员持续流失。

根据暴风年报及公开报道,2016年,公司在职员工1345人;2018年则为651人;到2019年初,只剩下100多人,且仍在减少。

最为糟糕的是,截至三季度末,暴风集团货币资金331.71万元,较上年末减少67.48%;总资产3.6亿元,较上年末减少71.05%;净资产-6.33亿元,较上年末减少2713.84%。

根据《深圳证券交易所创业板股票上市规则》第13.1.1条第(三)项“最近一个年度的财务会计报告显示当年年末经审计净资产为负,深圳证券交易所可以决定暂停其股票上市”的规定。换而言之,如果在第四季度暴风目前的颓势得不到扭转,或存在被退市的风险。据了解,同为创业板的乐视也在退市的边缘徘徊。

就在今年7月,冯鑫在回答投资者“公司会不会退市”的提问时还表示,公司正在积极开展生产经营活动,坚持应对面临的困难,目前未触及退市条件。

对于面临暂停上市风险,暴风集团也在自救。在公告中,暴风集团表示,公司将加快产品结构化调整,增加新业务,对市场用户垂化定位,推出明确差异化策略,增加公司的持续经营能力。

此外,公司还会积极与客户、供应商沟通,并进行债务重组,回笼部分资金或减少负债,用于公司业务发展。

“与此同时,删减冗余业务,精简人员,大幅缩减运行成本,提升劳动效率,降低成本费用。继而,创新融资渠道,加强与金融机构沟通,优化融资模式,减少债务风险,最后优化资产负债,提升净资产水平。公告中写到。

对于暴风将何去何从,《商学院》记者将持续关注。